郴州人之“榨油翁”老谭:营生日渐艰难也不放手 熟了生情

2018-11-13 23:20:35 / 打印

老谭是我爸。

现在回想起来,老谭从少年时起便是一个多技伴身又颇具“工匠精神”的人。铁匠、木匠、瓦匠,电工、农夫……每一样他都做得很在行很细致。从小,家里住的、用的,吃的,样样都出自老谭之手。若不是时运不济,老谭应该会是个成功的人。

40岁时,为了生计,老谭放弃所有传统手艺,从农村来到城市,开始了他的榨茶油生涯。这一集合技巧与体力的营生,他已经干了18年。

 一年又一年,立冬开榨,大寒停榨,老谭榨茶油像二十节气一样准时,开工和收官之日,已成了我们家颇具仪式感的日子。

老谭的瓦匠活

老谭比同龄人都显老。他出生贫农之家,没有念过多少书,一生吃过很多苦。十五岁,便凭着盖房子、做木匠的手艺穿乡走镇,外出谋生。今年57岁的他皮肤黝黑,脸颊瘦削,满面风霜。街坊邻居都忘了他名,直呼“茶油”、“榨油翁”。

2000年,老谭刚过不惑之年,起落跌宕的人生再一次触底:上有二老,下有五小,村里的三分薄田,难以维持生计,更别提供三个孩子求学念书。

老谭经常回忆说,当年从偏僻的山村来到举目无亲的郴州时,就背绑一床旧破棉被,手拿一把旧杆秤,兜里的100块钱揣在手心都毛了。“很迷茫很焦虑,除了一身力气,没有在城市谋生的一技之长。”

老谭为作坊立的招牌

最初收留老谭的是苏仙桥头一家榨茶油的小作坊。干的是重体力活:寒冬腊月,起早贪黑,把店家从十里八乡运回的茶籽卸货、过称、再一袋袋扛回作坊,然后进入榨油的人工八道工序。

“榨茶油工序繁琐,环境艰苦,需要很多力气,还要不怕脏,年轻人是干不来的。”老谭说,做得时间长了,就能领悟每道工序的要诀。比如,把烘干的茶籽放在耳边摇晃能从判断含水量;烘烤茶籽的火候会影响出油的香味;茶粉在木桶蒸煮时,从沁出的清香可以判定何时出锅最好;成品油的色泽、粘稠度、香味可以识别原材料产地;原材料的产地不同,油质的醇厚和口感都不一样。

第一道工序 挑选茶籽

两年后,老谭对榨茶油的八大工序了然于心。他咬牙买了一台碾粉机和半自动压榨机,在燕泉路开起了自己的榨油坊。榨茶油让他养活了一家七口人,还供我念完了大学。靠力气赚钱养活家人,老谭觉得挺知足。

“茶油就像金子一样金贵,全身都是宝。”每次看着自己用尽“洪荒之力”,从茶饼里渗透出来的金灿灿的茶油,流进铺了过滤网的铁桶里,沉默寡言的老谭就莫名激动。每天榨200斤茶籽,老谭的背心要被汗水反复浸湿,手心磨出的老茧层层叠叠。

全人力榨油机

每年10月,是油茶籽收获的季节。临武、桂阳一带种植油茶树的农户,会把采摘晒干后的茶籽送到老谭的油坊来。老谭乐呵呵地挑选过称,按最新的市价给种植户结账,偶尔留下他们喝杯小酒。一来二去,不少种植户和老谭成了朋友。他们总说老谭是老实厚道的人,和一般的商人不一样。

立冬到大寒,是老谭最忙碌的时节。茶油坊开始压榨新油。因为家里没有能用的,里里外外七七八八的杂碎活都是老谭和老伴操持。老谭说,现在劳动力成本高,若是请人帮忙,茶油价会更高,老百姓就更吃不起。

全自动压榨机压榨出的茶油

最辛苦的工序数茶籽的烘烤了。因为用的是炭火,每天凌晨四点,老谭就需要麻利起床,在简陋的烘烤房里生碳火。烘烤房在地下室,密不透风,碳火生起的时候,密室内温度骤升,空气干燥而焦灼,皮肤好似在冒烟一般,火辣辣地疼。茶籽里的水分瞬间变成水汽,烘烤房烟雾蒙蒙。老谭拿着竹耙,来回翻动茶籽,眼睛被烟雾熏得睁不开。

烘烤到位的茶籽被老谭用簸箕倒进碾粉机。机器通电后,声音轰鸣,茶籽的粉屑飞扬,瞬间弥漫整间屋子,戴着口罩的老谭被淹没了。

凌晨生火,烘烤茶籽的老谭

老谭把碾碎的菜籽粉倒进大木桶里蒸煮。土茶油特有的香味从作坊弥漫到左邻右舍家,飘散在马路上。“老谭家的油真香,闻着神清气爽!”一些上了年纪的过路老人,觉得这是记忆里久违了的味道,一边围观一边同老谭侃侃而谈。

“这活需要太多力气了,我担心以后人工榨茶油无人为继。人们只能吃通过机器压榨或化学浸出工艺冷制成的油了。”老谭一边有节奏地用力上下摇动榨油机的手柄,挤压着被铁箍箍成圆饼的茶籽粉,一边不无遗憾地叹息:“物理压榨油工艺不使用化学剂,无化学残留,不破坏茶油的营养成分,可是产油率低,导致茶油的成本高,价格贵。”

立冬时节,老谭制作蒸煮茶籽粉的大木桶

虽然随着人们养生意识的增强,茶油的好处与健康逐渐被各个阶层的市民认可,但是由于茶油生产成本高、价格贵,加之这些年经济不景气,全自动化大批量生产的工厂兴起,老谭的土榨油营生越来越艰难。

老谭忧心忡忡。他不懂什么经营策略,也更看不电商的花里胡哨,如今全靠回头客自己找上门。“早两年曾经想过改行,可是如今已年过半百,过去的手艺也生疏了,除了继续榨油、似乎别无选择哦!”

老谭榨的土茶油 静置过滤

“榨油的时间长了,也有了感情,闻着茶油的香味,心里就特别窝心。要是改行不做了,还担心那些种茶籽的农户会找不到我,那些吃惯了我榨的油的邻里街坊会不习惯。”老谭乐呵呵地自我安慰:“十八年了,心里真真有点舍不得……就继续榨着吧……现在孩子们都长大成家了,我也不图它挣钱了,能挣到作坊的租金,自食其力就够了。总得找点活干不是……总不能在能动能走的年纪就游手好闲,给子女徒增负担吧。”

老谭微驼着背,熟练地操作着榨油的每道工序,反反复复,来来回回。水雾蒸腾中,他曾经刚硬有力的脸庞愈发变得苍老……

榨完油后的茶饼, 可以生发也可以做饲料

延伸阅读 

据史料记载,用油茶果榨取的茶油曾经是“皇封御膳”用油。由此可见,茶油在中国已有几千年的使用历史,更以其独特的油茶文化,成为中国饮食文化的一朵奇葩。

世界90%的油茶林位于中国,它生长在我国气候温和的南方亚热带地区的高山和丘陵地带,是一种纯天然的高级油料。

茶油主要成份是:油酸、亚油酸和亚麻酸为主的不饱和脂肪酸。亚油酸和亚麻酸的比例适当,营养均衡,还不含芥酸和山嵛酸,富含维生素E和山茶苷,耐贮藏,不易酸败,不产生人体致癌的黄曲霉素。 其中不饱和脂肪酸含量达90%左右,单不饱和脂肪酸含量达85%以上,居各种植物油之冠。

茶油不含可引起人体致癌的黄曲霉素,长期食用对高血压、心脏病等疾病有一定的预防作用,特别适合中老年人食用,因而茶油在国际上被称为“长寿油”。

天津华信机械有限公司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