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海原创 || 四拍案叫绝记

2018-12-02 22:11:14 / 打印

作者 | 实习生小苏

来源 | 刑事女律师

11月16日,姜律作为中华毒品犯罪辩护联盟上海地区负责人,前往武汉参加联盟地区负责人会议,而小苏则参加了由上海博和律师事务所举办的《青年律师思维方式的转变与塑造》讲座。(此处感谢姜老板给小苏“带薪”学习的机会!)

本次讲座由上海博和所王思维律师主持,上海通力所牟笛律师主讲。讲座用时1小时41分钟,期间小苏几次差点忍不住拍案叫绝。为何?因为牟律师实在是位优秀的“说书人”,一是“书”的内容十分精彩,情节跌宕起伏,是牟律师自身的执业经历与四个有大反转剧情的案例;二是“说书”的方式抓住人心,巧妙设置悬念,用语风趣但平缓,平缓讲述不平淡的奇案例,反衬情节起伏。当牟律师倏地宣布内容完结时,小苏着实意犹未尽。

下面是小苏对牟律师本次讲座内容的大致整理,以及小苏的学习心得。由于小苏依据笔记以及记忆整理,内容表述非原话复述,有所差异。

牟律师开场表示,之所以以《青年律师思维方式的转变与塑造》为主题,是因为其自成为其律所的合伙人后,开始注重对本所青年律师的培养,但发现了大部分法学生以及刚从学生身份转变而来的律师与已有一定执业年限与经验的律师之间,在思维上存在较大区别——(一)前者往往不质疑已给条件,而后者办案以“他人所谓的‘事实’是否是事实”为切入点;(二)前者常追随主流思维与方式,怯于使用非主流;(三)前者能发现问题,但不主动去解决问题,深入去研究问题。牟律师希望通过揭露这些思维上的差异对工作方式与结果的影响,能对在场的学生或者青年律师们有所启示与帮助。

1

对于第一点区别,牟律师并没有过多展开讲述,提出法学生及刚转换身份的律师“不质疑”的思维模式与法学院的教育方式有关,主张要敢于去质疑别人给出的“真相”或“真理”,自己去探索再明确何为事实。

对此,小苏将牟律师分享的案例之一联系起来。案例内容简要概括如下:牟律师任一家以生产空气分离机为主的公司法务期间,该公司发明了一种以氢氟酸(HF)为原材料生产氟气的机器,该公司则认为将该机器投入生产销售的项目属于制造氟气的项目,而氟气被列为剧毒危险化学品,氟气项目审批极为严格,并且经过咨询有关部门得知,以氟气的名义进行的项目审查最终是不能通过的。经过与技术部门的充分沟通交流,牟律师发现该项目可以换一名称,实际上可以称为氢氟酸项目,产生的副产品中含有氟气,但氟气留存时间很短并且是可控的。据牟律师所言,该公司技术部门及管理层听闻后十分惊喜,认为可行,但最终管理层经过慎重考虑,决定放弃执行。

牟律师的方案,是否属于歪曲事实?小苏的解读是,非也非也。该项目与生氟气有关不假,氟气是剧毒危险化学品亦不假,但通过上述案情可知,该项目是否如该公司立项时所说的“以生产氟气为主”不是绝对的,因为有相关的专业报告提供了另一种有说服力的说法。回到牟笛律师所建议的“自己去探索、明确事实”,法律层面的“事实”,需要证据来证明其存在,证据达不到证明标准,则“事实”瓦解崩塌。除了自然规律,没有绝对的事实。因此,当有立场身份时,则要大胆地己方角度出发去质疑,如有合理的逻辑、足够的证据,自己也可将新的事实摆在对方眼前,推翻对立相反的。

2

对于第一点区别,牟律师并没有过多展开讲述,提出法学生及刚转换身份的律师“不质疑”的思维模式与法学院的教育方式有关,主张要敢于去质疑别人给出的“真相”或“真理”,自己去探索再明确何为事实。

对此,小苏将牟律师分享的案例之一联系起来。案例内容简要概括如下:牟律师任一家以生产空气分离机为主的公司法务期间,该公司发明了一种以氢氟酸(HF)为原材料生产氟气的机器,该公司则认为将该机器投入生产销售的项目属于制造氟气的项目,而氟气被列为剧毒危险化学品,氟气项目审批极为严格,并且经过咨询有关部门得知,以氟气的名义进行的项目审查最终是不能通过的。经过与技术部门的充分沟通交流,牟律师发现该项目可以换一名称,实际上可以称为氢氟酸项目,产生的副产品中含有氟气,但氟气留存时间很短并且是可控的。据牟律师所言,该公司技术部门及管理层听闻后十分惊喜,认为可行,但最终管理层经过慎重考虑,决定放弃执行。

牟律师的方案,是否属于歪曲事实?小苏的解读是,非也非也。该项目与生氟气有关不假,氟气是剧毒危险化学品亦不假,但通过上述案情可知,该项目是否如该公司立项时所说的“以生产氟气为主”不是绝对的,因为有相关的专业报告提供了另一种有说服力的说法。回到牟笛律师所建议的“自己去探索、明确事实”,法律层面的“事实”,需要证据来证明其存在,证据达不到证明标准,则“事实”瓦解崩塌。除了自然规律,没有绝对的事实。因此,当有立场身份时,则要大胆地己方角度出发去质疑,如有合理的逻辑、足够的证据,自己也可将新的事实摆在对方眼前,推翻对立相反的。

3

对于第三个区别的论述,牟律师没有开门见山地分享第三个案例,而是其最近工作上遇到的事情。此前,牟律师吩咐其一新人下属为其搜集打印文件形成时间鉴定的方法及相关资料,其下属未能确定明确的鉴定方法,但将国内这方面的鉴定机构、权威专家以及联系方式进行了搜集整理。但牟律师对这一工作结果并不满意,因为详尽了解打印文件形成时间的鉴定方法是有助于目前的以及未来可能遇到的案子的办理,他希望,下属能通过这一工作任务对这一方面进行研究并掌握。为何有此希冀?因为他自己是这样进步的,以写硕士论文的方式去研究问题,并解决案子上的难题。下面是案子回顾时间:某工业区内,A公司为B公司装修仓库时,雇用的装修工人无相关资质,致一电线脱落并点燃仓库内的聚苯乙烯,引起火灾致损巨大。在法院判决A公司承担全部赔偿责任后,A公司另行起诉B公司,主张B公司将易燃危险化学品——聚苯乙烯放置在普通仓库,对损害结果的发生存在过错,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牟律师受B公司委托代理了该案,并进行大量的检索研究,如聚苯乙烯放置仓库的规格等,最终发现,被称为聚苯乙烯的有两种物质——聚苯乙烯颗粒以及聚苯乙烯发泡胶,前者极易燃烧,而后者仅为可燃物,易燃程度远不及前者。因此,被列为易燃危险化学品的而不得存放于普通仓库中的“聚苯乙烯”,应是指前者聚苯乙烯颗粒,而本案中被点燃的“聚苯乙烯”是后者——聚苯乙烯发泡胶。故,B公司将聚苯乙烯发泡胶放置在普通仓库中,并无过错。

至此,小苏回想到了在参加模拟法庭活动时,为吃透赛题恶补法医学、妊娠护理等知识的经历,那个狂补程度甚至产生发展助产士副业的自信。小苏的恶补虽然与牟律师的研究相去甚远,但也还是得感慨一句,法律职业可真是促进毛发脱落的职业呀!只要案子需要进入专业领域研究讨论,无论是律师、检察官还是法官,都不得不去“发展副业”,而发展的程度则取决于对案子的责任心以及真正解决问题的渴望。除了要研究其他专业,自身的专业领域也在高频率更新,需要与时俱进地学习。

4

最后是牟律师分享的第四个案例,也是小苏听得目瞪口呆的奇案!

一家生产销售供应链冷风机的甲公司与一家生产冷风机主要部件——风扇的乙公司前后签订了十份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皆约定乙公司为甲公司提供风扇,合同内容共两页,使用国际贸易订单的电子形式,双方签名区域在第一页(即实物合同的正面),其中六份合同的内容包含仲裁条款,仲裁条款位于第二页(即实物合同的背面)。后甲公司认为乙公司在这十份合同签订前提供的风扇存在质量问题,拒绝接受货物并拒不付款,乙公司则至法院对甲公司提起违约之诉。甲公司委托牟律师代理此案,牟律师以双方存在有效仲裁协议为由,向法院提出管辖权异议,而对方律师则反驳:“乙公司仅在合同第一页上签字确认,仅受第一页的内容的约束,而仲裁条款在第二页,该仲裁条款非双方共同意思表示,无效。”根据国际贸易习惯,乙公司律师的反驳显然是无法律依据的,然而法院支持了其观点,驳回了牟律师的管辖权异议,继续审理此案。牟律师对法院的裁定是不服的,但并没有上诉,而是“顺势而为”。牟律师主张:“既然对方声称签字确认的只是正面的内容,不包括背面的,法院也支持了这一主张,那么乙公司摒弃甲公司发出的要约中的部分内容,在剩余部分内容下签字并发送给甲公司......(听到这里,绝不夸张地说,小苏眼皮已经开始逐渐提起,心跳开始加速,心里开始惊叹)属于变更甲公司要约的实质内容,重新作出了新要约的行为。而甲公司在收到乙公司签字确认的新要约后,未曾回应,视为未承诺,因此双方根本未成功订立合同,甲公司更不存在违约行为。”

据牟律师所言,对方律师听罢立即拍桌跳起,大骂其“胡说八道”。其实小苏没听完就想跳起拍案,大声叫“绝”。斗转乾坤,反将一军,实在佩服!

对于牟律师这样的逆向思维,小苏鞭长莫及。若光听这一个奇案,小苏或许会认为这是上帝的礼物——天赋,只会遥望羡慕,但听过牟律师对其下属的希冀、其自己作为学生以及新手律师时的学习经历,同时想到师父姜律由护士到综合律师,再到刑辩律师的职业转变过程,我对获得这份“礼物”有了期盼......

天津华信机械有限公司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