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榨油史:近代时期

2018-08-22 14:48:05 / 打印

一:卷入浪潮

时之长河滚滚而去,昔日的荣耀与繁荣都泯灭为历史的尘埃。闭关锁国后的清朝逐步落后于世界大潮,以小农业和家庭手工业相结合的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始终占据中国社会经济的主导地位。由于中国出产的茶叶、丝绸、瓷器等奢侈品在欧洲市场十分受欢迎,但英国出口的羊毛、呢绒等工业制品在中国却不受青睐,这使中英贸易为英国带来庞大的贸易逆差。 为了扭转对华贸易逆差,英国开始向中国走私毒品鸦片,获取暴利,最终导致了鸦片战争的爆发。

鸦片战争的失败与一系列不平等条约的签订,不仅强行打开了中国的大门,也使得中国社会性质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小农形式的自然经济遭到破坏,国产商品受到了物美价廉的工业化产品的冲击。对于榨油行业来说,受到冲击最大的,莫过于煤油的进口,煤油是轻质石油产品的一类。由石油经分馏或裂化而得。单称“煤油”一般指照明煤油。又称灯用煤油和灯油,也称“火油”,俗称“洋油”。煤油为清末民国时期杭州进口大宗外国货之一,光绪二十二年至民国26年进口数量共达128,651,908加仑,值银20,297,481关平两(不包括光绪三十一年至宣统元年,即1905~1909年)。

煤油比中国旧时照明用的豆、茶、棉、麻等植物油点灯亮度高,价格又仅为植物油的五至七成,所以逐渐取代了照明用土油,很快在各地城乡推广开来,改变了中国很大一部分地区千百年来用植物油和蜡烛点灯照明的旧习惯,使很多地区原有的榨油业由于煤油的大量进口而“多已歇业”。

但是另一方面,由于内外贸易的发展,中国植物油及油饼国内外市场的开拓,又推动了江苏、浙江、湖北、山东及东北等地植物油料生产发展,并使那些地区的油坊和手工工场增多。到民国时期,由于沿海与内地、山区与平原、各地区之间经济发展不平衡,在榨油方式上也出现了不同的情况:

在沿海城市及内地西安、重庆等城市的近代机器榨油工艺有较快发展,而在内地广大地域仍然使用传统的石磨、石碾、土榨等工具,用手工方式榨油,在交通闭塞的偏僻山区还以原始的家庭手工制油为主要形式。民国时期榨油业的分布也与原料产地密切相关。例如,四川、湖南山区多种桐树,两省出产桐油在国内最多;大豆出产以东北为大宗,花生以山东出产最丰,棉花出产以江苏、湖北、浙江、河北、山东、河南、陕西等省为多,这些地方的榨油业也分别以榨制豆油、花生油、棉籽油为主。

二:钢铁洪流

中国传统榨油方法主要有水代法和压榨法两种。水代法是把油料经过筛净、火炒,用石磨磨碎成浆,然后兑热水搅拌振荡,再用水把油代出。深受中国老百姓喜爱的小磨香油,就是用水代法生产的。压榨法是把油料经过蒸炒、粉碎后,用杠杆或撞击方法把油压榨出来。土榨工具主要为木制,各地种类不一,有卧式榨、立式榨、大梁榨等。压榨法用途较广。整个民国时期这两种方法仍一直在应用,众多油坊的筛、炒、磨、碾、搅拌、压榨等工序仍以人力为主,辅之以畜力,只是有些油坊将部分设备材料改用钢铁。

机器榨油技术是在19世纪后半叶由洋商引人中国的。1867年英商在牛庄设厂,用蒸汽机作动力,榨油制豆饼。其后,一些外国商人相继在牛庄、天津、上海设榨油厂。用蒸汽机榨油比土法“制造成本要低百分之二十,榨油量要提高百分之七”,因而一些华商也仿效,19世纪后期在汉口、安东、汕头、上海、营口、江苏等地相继出现了一些民族资本榨油厂。这些厂虽然在动力上使用了蒸汽机代替原来的一部分畜力,但是在榨油工艺上仍然沿用传统方法和设备,所以被认为是半机器榨油厂。

1900年在美国发明了用螺旋连续挤压油料而取油的榨油技术,使取油方法从间歇式变为连续式,产量剧增。这种螺旋榨可用人力,构思先进而技术简单,不费很多资金,很快就被中国榨油业接受,20世纪初在营口、大连一带传开,并迅速向全东北及关内推广。后来中国又从欧洲引人水压机,生产效率比人力螺旋榨提高三倍多。但是人力螺旋榨因投资少,仍然在使用。民国初年在哈尔滨新设的五家油坊中,有两家使用水压机,三家使用人力螺旋榨‘’’。

三:东北明珠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欧洲国家油脂工业大多改为军火生产,使得人民食油奇缺,日本商行趁机扩大他们所控制的中国豆油出口贸易,他们开辟了由大连运往美国转销欧洲的贸易路线;这一期间美国棉籽油的减产,也需要进口豆油作为补充,中国豆油出口量激增。豆油出口口岸主要是大连,豆饼及豆油出口贸易的增长带动了当地榨油业的发展,使之成为大连市第一大工业,并使大连成为东北地区榨油业集中地,博得了“油坊之都”的称号。

当时世界制油技术已有新的突破,发明了用溶剂从油料中萃取油的浸出法。l 922年,大连成为中国最先使用浸出法的城市。这时大连一带处于日本势力控制之下,日本的满铁中央试验所等机构在大连致力于制油技术改造,引进西方先进技术,并先后进行用轻汽油、酒精作浸出用溶剂的试验,20年代后期用酒精作溶剂的试验成功,这一来提高了制油生产水平,所产之豆油色淡,无异味,出油率高。哈尔滨地区的榨油业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的8年间也迅速发展,新建华商油厂不断出现。

据统计,从1915年到1920年当地新建油厂共有27家,连同原有的13家共有40家,当时欧洲商人来此大量购买豆油,各油厂都是满负荷生产。因此当时在东北形成了大连和哈尔滨这一南一北两大榨油中心。东北其他地区一些原先的土榨油坊也开始使用蒸汽机和柴油机,向机器榨油工厂过渡。1922年以后,由于欧洲经济已从战争创伤中恢复,其制油方法益见进步,外商多买黄豆回国自制,哈尔滨的油厂营业受到冲击,从1922年到1923年已有10家油厂相继歇业。这种情况促使华商厂家努力进行技术改造,将原来的人力螺旋榨改为水压机。自1 921年至1925年,哈尔滨地区改建水压机油厂11家.产量也有明显增加。

四:齐头并进

民国时期关内机器榨油业也有所发展,但是不如东北。据统计,1928年全国有制油工场283家,其中设在东北的有176家,约占全国3/5;至1936年全国有油厂201家,其中大连有62家,哈尔滨有29家,两地合占全国油厂总数的45.3%;设在东北其他地方的油厂还有34家。关内油厂多集中在沿海、沿江的几个大城市,其中油厂较多的是青岛,有17家;其次是天津有15家;汉口有14家,上海12家…。上海的油厂数虽然不及青岛、天津、汉口等城市,但是上海油厂的生产技术水平在国内仅次于东北的大 连,油厂管理水平在国内也处于领先地位。

关内一些资力较厚的旧式油坊,在民国年间也开始购买外国机器,向机器榨油工厂过渡。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问,上海民族机器工业制造内燃机与农产品加工机器的水平有较大提高;大战后,费用更省的柴油机又仿制成功。这些都加快了上海附近及苏北地区土榨油坊向机器榨油工厂过渡的进程。但是在广大内地,土法榨油方式仍然普遍存在着,手工生产占榨油业产值的比重仍然在90%以上

五:论持久战

1936年,国民党官僚资本势力 也进入榨油业。国民党政府实业部与出产桐油的四川、湖南、湖北、浙江、安徽、江西等省政府及上述省份与江苏、福建等省一些商人共同筹资创设了中国植物油料厂(简称“中植”),主要从事桐油的榨制和购销业务。1936年8月,中植正式成立,其资本为200万元。中植董事长由实业部次长周诒春兼任,国际贸易局副局长兼商股董事张嘉铸为总经理。中植在上海、汉口、长沙、芜湖、杭州、温州设立6个贸易办事处,在上海、重庆、万县、汉口、常德、长沙、芜湖设立7家榨炼广,成为当时国内桐油业的巨头。

在国民党统治的大后方,由于军需民食对油料的需求增加,再加上战争爆发后国外液体燃料输入遇到阻碍,国民党政府组织技术力量致力于用植物油裂炼汽油、煤油、柴油等,官营和民营榨油业生产都有所发展,仅重庆市从1938年至1942年就创办了油厂13个。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国外石油产品来源基本断绝,同时桐油输出亦受阻碍,因此经运输统制局提议,由国民党政府行政院经济会议于1942年3月决定,在后方各省遍设桐油提炼厂,主要是利用各地所产之桐油制炼汽油,以供应汽车燃料;并禁止采用可食性植物油,以维持民用。

用桐油制炼汽油的工艺主要有高压裂化法和皂化法两种,以前者效果较好,每吨桐油能产汽油400公斤以上;后者只能产350公斤左右,质量也不及前者,但是它设备简单,因而也有不少仿效者。资源委员会创办的动力油料厂、兵工署所辖各厂、军政部交通司及运输统制局所设各厂、湖南等省政府所办油厂以及民营的建成、中国、大华等厂纷纷开展用桐油制炼汽油的业务。

由于国民党政府的倡导,这一新兴工业在后方得到了较为迅速的发展。其耗资之巨,规模之大,技术含量之高,各项管理措施之完备,可以说在中国近代油脂工业发展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制油工业的发展对国统区军民坚持长期抗战起到了一定作用。

六:风雨飘零

抗日战争时期,日本帝国主义对沦陷区的油料作物实行统制和掠夺,日本人控制的榨油工业处于垄断地位,华商榨油业也受到极大的摧残。抗日根据地大多处在省际交界处,交通不便,原有经济较为落后。这里原先植物油生产仍然处于家庭手工业阶段。抗战时期,陕甘宁、晋绥、晋冀鲁豫等边区政府为了满足军需民用,曾组织成立榨油生产合作社、榨油手工作坊等,取得了一定成绩。山东解放区出产油脂较多,用油脂生产肥皂,所产肥皂不仅自给,还大量外销,增加了抗日民主政府和群众的收人。

抗战胜利后,沿海、沿江机器榨油工业生产有所恢复。中植等机构接受了原先日伪一些榨油企业资产和设备等,迅速扩大规模。中植已发展成为股份有限公司,将总部迁至上海,在华东、华北、华南等新区大量新设贸易办事处,组建各种植物油料的工业生产单位,并在英国、印度、泰国、菲律宾、意大利等国派常驻代表,负责中植公司国外业务的发展。中植已控制了全国桐油出口的70%,发展成为中国油业垄断组织。

1947年后因国民党发动全面内战,油料作物生产受到影响,各地交通受阻,全国榨油工业生产逐渐进入停工状态。尤其是1948年国民党政府强制实行限价政策,使各地油厂更加陷入困境。至1950年时,全国机器榨油厂约有280多家,其中私营油厂约占88%。这些油厂仍然大多集中在东北的大连、哈尔滨、四平,华东的上海、青岛,华北的天津,中南的武汉等地。除了中植等原国民党政府官办工厂及少数大厂外,这些油厂的生产设备都比较简陋。广大内地乡镇则仍然普遍存在着旧式油坊。

至此,中国榨油业进入了大型工厂和小型油坊并存的时期,并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参考资料:

第一次鸦片战争 枪炮打开国门 中国网

蒋阳阳. 煤油灯那一段灯光摇曳的历史[J]

煤油 .化工词典

《中华民国史》朱汉国,杨群

《中国近现代史纲要》讲稿之模块二:苦难的深渊—近代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形成  .安徽新华学院思想政治理论课教研部

天津华信机械有限公司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