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华信机械有限公司

我们村饲养院旁的单身汉之——郝三、李明志老汉

2019-03-13 12:29:12

文 |郭全明

郝三

从我记事起,大队院里就住着个非常爱管闲事,特别不招孩子们喜爱的老汉。他一天板着面孔,吆三喝四,饮牛喂马,担水扫院,据家人讲他就是我的远方三姥爷郝三。村民们议论他年轻时曾与一位袭人姑娘结缘,可谁能料到美好的婚姻竟然被他断送了,原因据说是他信奉一个古训:媳妇不打,三天就要上房揭瓦。不久,新婚媳妇难以忍受拳头逃跑了。

三姥爷成了光棍汉后,就一直住在大队院里打里照外,跑前跑后。乡里干部来了,他是炊事员,蒸莜面大烩菜,烧水沏茶,跑个腿,倒上二两薯干酒,买上二盒光芒烟,吃完喝完洗锅刷碗。这还不算,他主要负责为大队培养种马种牛种驴,这三个牲口在老人的精心饲养下,膘肥体壮,毛色油亮。老人添草喂料十分小心,生怕种畜起性伤人。有一次,种牛突然站立扑向老人,老人巧妙闪身躲开,险受伤害。还有一次添夜草,种马咬住老人胳膊,三姥爷大喊一声,用草筛猛打种马头部,种马才放开他已被咬住的胳膊。人们常说,雄性牲口攻击性强,但老人胆大心细,每次有惊无险,三姥爷逐渐还和这三个冤家牲口培养起感情,爱上了这份谁也不愿干的危险营生。

三姥爷每天给牲口刷去身上的尘土,按时剪短鬃毛,经常检查马掌,如有磨损或掉下,及时去铁匠炉更换马掌。他给黑种马配上一幅雕花马鞍,一把猪尾巴皮鞭,一个鼻梁绣着荷花的真牛皮霸王嚼,嚼绳由四股牛毛绳编制而成,马蹬擦得闪亮,马脖上套着核桃大的黄铜吵铃,中间夹着纽扣大小的红铜小铃铛,声音清脆悦耳。黑白花种牛鼻子上戴着个擒驹,小眼里用一根细绳和牛缰连接,种牛不老实时,三老爷用力扯着缰绳,种牛怕疼就会老实。种驴竖着大耳朵,嘴里含着一副顺水嚼,蹄腕上常有顺腿绊,走起来一瘸一拐。老人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按时喂草喂料,切寸草,轻筛土,扫槽圈,细打扫,垫干土,保证牲畜槽圈清洁干净,不因上火脏乱生病。

每天饮喂好牲口,锄粪打扫完槽圈,三姥爷拿出那副马鞍,平稳地搭上马背,打紧巩肚,戴上霸王嚼,左手拽住嚼绳,右手紧握皮鞭,只见他左脚蹬住马蹬,右脚抬高,纵身一跃,飞身上马,照马屁股抽上俩鞭,马蹄哒哒一路小跑,飞奔消失在乡村小路上,身姿很是矫健。三姥爷骑马不是为了散心痛快,也不是耍酷卖萌,而是为了给种马下下火,出出汗,这样饲养好了的牲口毛病就是少。

三姥爷亮马一圈回来,解开巩肚放下马鞍,让马打几个滚儿,落落汗,还有一份重要营生等他去做,那就是为供销社去十八台公社拉货。

三姥爷拉货赶着辆二大车,车辕里套着他心爱的那匹黑种马,他隔三差五往返在通往十八台的小路上。不管刮风下雨,还是严寒酷暑,他腰里扎着根蓝布条腰带,手里握着一把小鞭,拉走了鸡蛋、羊毛、羊皮、免子、药材、废铁旧铜等产品,拉回了日用百货、副食、农具等商品,来回满载的马车一路小跑在崎岖不平的山道上,吵铃声声清脆,马鞭啪啪痛快,好不让人羡慕。

拉货营生也不全是人们看到的潇洒自如,有时候也有危险。有一年的夏天,三姥爷赶着货车正从十八台回来,碰上一场雷声大雨,霎时道路泥泞,山洪奔流。三姥爷赶快把车停在安全地带,拿出块旧苫布把货物包住。雨水湿透了他的衣服,等雨停了,洪水退去,三姥爷才赶着马车小心翼翼地回来。车上的货物没受任何损失,只是三姥爷患上了重感冒,头疼喘咳,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但他还是带病坚持饮喂牲口送货拉货,他没有诉苦的对象和地方。

每年冬天,大队院里就开油房,为村民榨油。大队院里进出的车马很多,人员嘈杂。三姥爷只要看见小孩进来,不管三七二十一,一齐哄出院外,连喊带骂,毫不留情,连我这个外甥都不例外。因为油房门口拴着三个灰牲口,一旦出现意外,后果严重。但是油房榨油的香味,对饥饿的孩子们太有诱惑力了,所以大队门外常有三三两两的小孩儿冒险徘徊,他们最恨的人就是铁面无情的郝三老汉!只因老人不让他们进油房吃油革。孩子们长大后,终于明白了老人的好心,认可了老人那种做事负责,坚持原则的态度,明白了他阴冷决绝的面容里藏着一颗赤诚的爱心。

三姥爷除了负责上面的事情,还是一个让人放心的保管员。大队院里的拖拉机、柴油机、榨油机,各种磨面机,油料,他都精心看管,日夜搭照。小库房里杂七杂八的零碎物品经常清点,做到心中有数。有些人想让他拿集体的东西做交易,落人情,都被他婉言谢绝。他是个铁面无情,秉公办事的管家,从来没有因疏忽大意而造成财产损坏或丢失的现象,几十年如一日,风里来雨里去,堪称为大队顶门垫户的好管家。每次公社的放影队来了,他还负责接送招待,放影设备从车上搬上搬下,很是辛苦。但三姥爷看到村民们看电影兴致勃勃,咧嘴大笑,他那一张黑脸也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三姥爷一辈子无儿无女,无家无业,把大队当成了自己的家业,精心去打理爱护,任劳任怨,把毕生的精力和心血无私地贡献给了大队。当他有一天真的离开那个难以舍弃的大队后,人们才知道他存在的价值,大家才看到这个农业社大集体的大队院里,不能没有像三姥爷这样既吃苦耐劳,又爱管闲事且铁面无情的“灰”老汉,他的猝然离世成为村民们心中永远的思念!

李明志老汉

我要记叙的最后一个光棍汉是李明志老汉,他是上世纪五十年代下放到我们村的山西忻州人,他离婚后和我三爷爷住在一间房子里。因为他忠厚、善良,又有文化,不粗俗人缘也好,得到了村里人的格外信任。李老汉本来年轻时曾娶过一位漂亮媳妇叫罗爱梅,用本地人的话说是人有人个有个。可谁知看上去风平浪静的日子,却潜伏着婚姻危机。夫妻之间爱好不同情趣各异,矛盾日益升级,生气吵嘴成了家常便饭。罗爱梅不堪忍受,感情破裂,一气之下另找新欢。她流着眼泪背起那个从娘家带来的小包,头也没回地走了。李明志老汉也憋着一口气,竟然没去给正在生气的媳妇说句好话,他反而操着满口忻州话气愤地说:她走她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这段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在僵持中结束了。李老汉心灰意冷,对失败的婚姻也没有了破镜重圆的勇气。他无聊时躺在那卷儿行李上,吹着那根紫红色的竹箫,发出了一阵阵深沉忧伤的曲调,传递着他内心深处的凄凉和惆怅。

李老汉办事耐心细致,为人和善可亲,给村里人留下了好的印象。一九六八年夏,我们村里发生了一件爆炸性的新闻。村民贺有根的老婆,因为家庭矛盾一时想不开,扔下俩个孩子竟然悬梁自尽了。当时大儿子年仅六岁,小女儿一周,嗷嗷待哺。贺有根是食品公司收购员,负责各公社牛马猪羊的收购,工作忙回家少。老婆本来老实本分,善良贤惠,她突然走上不归路,村里人谁也没有预料到。有根在万分悲痛中安葬了老婆,当即决定小女儿送给本家哥嫂收养,将六岁儿子托付给李明志老汉暂时照看抚养。李老汉是个有爱心的细致人,非常同情有根的遭遇,更可怜这个没妈的苦命孩子。孩子难以接受母亲的突然离世,整天喊着哭着要妈妈,真是说话不听领上不跟。李老汉总是又当爹又当妈,耐心哄着孩子,除了给孩子说爱听的笑话外,还给孩子做爱吃的饭,讲些孩子觉得有趣的故事,为孩子钉冰车做玩具,陪孩子在冰上滑冰打擦滑,摔了一跤又一跤,五音不全地教孩子唱儿歌,不知疲倦地陪孩子做游戏,付出了很多心血,也在孩子幼稚天真的心灵里播下了热爱李大爷的种子。

由于家里突然多了一个哭闹不休的孩子,这对光棍汉来说绝对是个考验。他是村里的会计,当社员向他询问队里储备粮跟工粮预留情况时,睡眠不足的李老汉听后,没有了往日的耐心,他把厚厚的帐本一合,烂笔帽油笔往小桌上一放,用浓重的忻州方言说:你喂不要圪捣了,俺喂脑子里哄顿顿的了!满脸的不高兴,人们也理解李老汉的难处,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不过他的糊涂帐过俩天总算明白了,他就和社员们一五一十地交待清楚,直到大伙都满意为止。

夏天到了,贯穿村子的小河哗啦啦地流淌。李大爷在河边为生产队锄甜菜锄麻子,孩子在河边捉蝌蚪玩泥巴。李大爷不一会就得去河边照看孩子,怕孩子不小心掉进河里发生意外。孩子生来胆小内向,李大爷怕他在别的孩子跟前受气,经常找那些顽皮孩子家长理论,替这个没妈的可怜孩子遮风挡雨,孩子总算慢慢地长大了。

李老汉特别疼爱这个孩子,给孩子按山西风俗习惯理了发,后脑勺留了长命的小辫子。他还为孩子起了响亮好听的名字叫明亮。孩子上学后,李大爷非常重视孩子的教育,这是山西人普遍的特点。他三天二头抽空去学校看望,向老师询问明亮在学校的表现和学习情况。他一旦发现孩子有时听课不专心,就非常生气,赶紧向老师表示一定配合老师教育好孩子。李大爷耐心说服,帮孩子改正了不专心听课的毛病。李大爷自己没有经济来源,全靠母鸡下蛋维持灯油火烛的费用,他自己省吃俭用,为孩子买作业本买铅笔,为孩子在本子上写名字,帮孩子削铅笔,包书皮,孩子的学习成绩终于有了提高。

一九八零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了祖国的长城内外,大江南北,也吹到了我的家乡厂汉梁泉卜子村。没妈孩子明亮的父亲也从食品收购站下岗了。他回到村里经营队里为他分下的责任田,明亮自然也没有理由不回亲爹的家。他实在不想离开这个胜似亲爹的李大爷!那天他含着满眼的泪水,抱住这个与他没有血缘关系的李大爷痛哭一场,多少失去亲妈的委屈和痛苦化作泪水,湿透了他的衣襟,也湿透了李大爷万分不舍的心!李老汉哽咽着半天说不出话来,只是拉住明亮的手不放,呜咽着说:好孩子,大爷会去看你的……

李大爷自从亲手把毫发无损的明亮交待给他的父亲后,心里总算放心了。但是,他像丢了魂似的回不了家上不了炕,吃饭不香睡不着觉,更没心思再种那几亩责任田。一个刮野鬼走江湖,东京西京度春秋的主意,在李大爷心里萌生了!

终于有一天,李大爷狠狠心,离开了那个守望了大半生的乡村,割舍了他拉扯长大的苦命孩子明亮,背起行李坐上西去的列车,就再也没有回来。村里谣言四起,说法不一。有人说李大爷在临河讨吃要饭了,有人说李大爷早已跳了黄河。几十年时光荏苒,岁月更迭,李大爷确实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后记:写完这篇拙作,我的心里五味杂陈,思绪万千。不过令人欣慰的是:几十年的岁月流逝,几多的风雨洗涤,家乡的陈规陋习也废除了很多,文明向善的新风尚得到传承。五个光棍老汉的人生经历正在淡出人们的视线,可我觉得他们身上闪耀着祖辈淳朴善良、勤劳顽强的光芒。我只是一个文化水平有限的打工者,为他们树碑立传好像有点力不从心,但是文豪鲁迅说过: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也成了路!

 ——全文完

-END-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文作者:郭全明,原籍卓资县,退伍军人,现住呼和浩特。

编辑 | 阳阳

声明 | 平台文章为原创作品,一经发表文责自负。任何媒介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否则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