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棣美文】逆境中的跋涉者

2018-11-27 22:36:10 / 打印
逆境中的跋涉者

 2018年10月28日(星期日)上午,我和一位朋友慕名来到无棣县信阳镇车西村拜访了一位传奇式的人物——李宝贵。我们到了李宝贵家在对其大约两个多小时的采访后,在驱车回往县城的路上,感慨万千,我深深地被李宝贵的人生履历震撼了,激动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车西村位于信阳镇中部大济路东侧的信阳古城墙南,李宝贵住在村中间的一个普通的农家院里,因为提前通知了他我们要来,所以当我们刚一走进那个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小院子,半躺在炕上的李宝贵便隔着窗户向我们招着手,微笑着打着招呼。但就在我踏进屋里的那一刻,却被展现在我眼前的情景震惊了。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一把轮椅,李宝贵侧卧在炕上,下身用一床普通的旧棉被子盖着,左臂支撑着露在外面的上身,用右手伸过来和我们热情地握着手。他清瘦的脸膛,沧桑中带着善意,疲惫里透着睿智。他的面前是一台放在炕上的笔记本电脑,而身后炕的一头儿,是堆得满满的摞得老高的各式各样的物品,什么都有,大多数是电器、工具、小零件、小制作之类。

他首先向我们讲起了他当年致残的那段经历。那是1983年阴历四月初四的下午,天气本来是晴朗的,蓝天白云,风和日丽。但当他下班后走到村北的那段古城墙的残垣断壁下的时候,忽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天昏地暗,他即刻被吹起的古城墙的黄土眯了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了,就在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的那一刻,他已经感觉出那段古城墙正在倾斜,但他已经来不及躲开了,只听“轰”的一声,古墙轰然倒塌,一股巨大的气流瞬间把他击倒在地,他明显地觉出自己的下半个身子被砸上了,他拼命地挣扎出来,可只跑了几步就又倒下了,这一倒下,就再也没有起来。当人们把他驾到一辆车上,送到医院,经检查,除三根肋骨骨折外,尾椎骨已被彻底砸断,经过三个多月的治疗,也没能让他恢复正常。从此,高位截瘫让他的臀部以下的肢体永远失去了知觉。

1951年出生的李宝贵,1972年高中毕业于无棣一中,没有上过大学。1975年他进入母校无棣一中当教师。除负责教导处工作外,还兼任当时被称为“三机一泵”的课程。所谓的“三机一泵”是指拖拉机、收割机、电动机和水泵。这也许是在当时那个年代最具有实际意义和最接地气的一项中学实践课了。当时校方让他担任这项课程,应该是最恰当不过的了,因为李宝贵从小就喜欢钻研各种机器。为了让他能更好地教好这项特殊的课程,1976年4月,作为无棣组的主要成员,他被派到“惠地农机训练班”进行专业培训学习。在如饥似渴的学习中,他把学到的知识融会贯通,再加之自己多年来的科学研究和实践经验,进一步开阔了他科学领域的视野,丰富了他孜孜以求的科技知识,也激发了他更加浓厚的科学创造的激情。

然而,在无棣一中的教学生涯只度过了短暂的8年时间,就在他事业上初现成就的时候,厄运就这样降临在了他的头上。在他的身体瘫痪后,他面临着再不可能走进学校教书育人了的打击,面对命运多舛的现实,通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心里调整,终于冷静下来,走出了老天强加于他的生活阴影。随即,他如今所躺的这铺炕便成了他的科学实验室、他的车床、他的产品加工厂。扳子、钳子、螺丝刀、电洛铁、电线、电池、灯泡、二极管三极管、声控监控装置、磁悬浮装置、机器人、电子狗,还有各式各样的小发明、小制作等等,可以说满屋子、满炕都是。

李宝贵说,在他身残回到家里最初了几年里,由于生活的窘迫,他主要是靠为群众修理钟表、收音机、录音机、电视机、洗衣机等电子器械为生,期间用挣来的微薄资金开始购置科学研究所需的器械、零部件、工具等。而同他相依为命的妻子王金双除了管理和种植好家里的几亩耕地和做好家庭主妇外,便成了他忠实的家庭实验室的小工人,成了他一刻也离不开的生活和科研的助手。

由于他生在农村、长在农村,所以他多年来的发明创造大都是与农民的劳动生活息息相关的。作为一方产棉区的无棣县,他所居住的信阳镇也是一个棉花的主产地。所以,李宝贵经常目睹棉农们整天背着沉重的喷雾器往枣树上喷药,尤其是到了秋季人们手工拾棉花和剥棉花桃的劳苦。他常想,如果发明出一种机器能代替人工完这些工序该有多好,那样会让农民们省多大的功夫和力气啊!于是,他开始把这一想法深深地刻在了脑海里,并纳入他发明创造的主要项目。经过反复地思考、反复地实验、反复地制作和反复的突破,历经七年的时间,经过四代的改进,李宝贵终于发明出了“电动棉花桃剥壳机”、“多能棉花桃清皮机”、“棉花桃采摘器”、“电动拾棉机”和“棉花桃剥壳清杂机”,并且,以上产品于2005、2006、2007年分别获得国家专利证书。而作为生活在具有“中国枣乡”美誉的无棣县的一员,李宝贵看着枣农们在管理枣树的劳动中,又深深为人们在枣树管理的喷药、施肥、摘枣、选枣等工序上的艰辛和劳累所感动,从而,他便又开始做起来了枣的文章。经过仔细观察和认真研究,通过无数次的实验和改进,历经四年的时间,他终于发明制作出了“飞碟喷雾机”、“冬枣选摘器”、“落枣机”、“冬枣选形机”、“盘式拾枣器”、“手持式拾枣器”和“电子杀虫器”,并前四种于2006年分别获得国家专利证书,后三种于2010年分别获得国家专利证书。之后,到了2013年,他又发明了“拾枣车”和一种打枣收枣装置,并且同样获得了国家专利证书。期间,李宝贵的发明一发而不可收,针对环卫保洁工人每天的辛勤劳动,他又发明了“简易垃圾清扫车”、“立式扫雪车”、“链式扫雪车”和一种马路清雪装置。并于2008、2009、2010和2013年分别获得国家专利证书。针对小学生们的学习生活,他发明了“升降课桌”、“学生用升降座椅”和“坐姿矫正器”。根据近年来人们对太阳能的有效利用,他先后发明了“太阳能光警示牌”、“太阳能电动喷雾器”、“太阳能多用途电源箱”、“太阳能杀虫灯”、“太阳能照明灯的监控装置”和“家用太阳能供电系统装置”。针对每个家庭的日常生活,他发明了“无辐条无轴电动自行车”“门后安全防盗锁”、“节能烧水壶”、“可调磁性螺丝刀”、“磁疗保健梳”、“电动拖地车”、“安全灯口”、“安全灯头”等等,也都同样分别获得了国家专利证书。说到这里,也许有人已经在李宝贵这一系列眼花缭乱的发明中感到震惊了,但他的这些成就还远远不止,采访中,我们还亲眼看到了李宝贵在炕上精心制作的“无人机”、“机器人捶背”、“携带式高清监控器”、“磁悬浮装置”以及运动会上用的“电子发令枪”和“排球鹰眼器”等,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佩服之至!

“为群众发明,为劳苦创造!”这是他发明创造的全部内涵。于是,在多年来的发明创造中,他付出的太多,汇报的却太少。他针对收棉花和收枣的一系列专利发明,虽然群众已经普遍受益,但他的个人收益却微乎其微,尤其那一些列收棉花的机器,目前在全国各地,特别是南方都在大量仿制,用于田间,针对这种侵权行为,李宝贵却一笑置之。他说:“一是咱身体不好,没有力气去打官司;二是既然都在仿制,就说明我的发明对群众有益了,咱也就知足了!”

后来,李宝贵告诉了我们这样一件事情。那是2014年11月15日,中央电视台CCTV-10科教频道“我爱发明”栏目对他进行了专题采访后,并为他制作了《棉花朵朵开》的视频节目,用了两个小时专题报道了他关于收获棉花的系列专利发明。2015年10月18日,安徽省一位药材种植专业户的老板叫臧腾的看了中央电视台对李宝贵的专题报道后,千里迢迢慕名来到李宝贵家里拜访,并特邀李宝贵到他的安徽老家药材种植基地参观,并希望能帮他发明一种收获药材的机器。乐于助人的李宝贵没有推辞,他草草安排了一下家里的情况,便带上轮椅,由妻子王金双陪同拖着残疾的身子去了安徽。到达当地后,他来到臧腾的药材种植基地,发现他们原来种的就是我们家里称为“老鸹瓢”的一种植物。“老鸹瓢”学名萝藦子,是一种极其珍贵的中药材。萝藦子为萝藦子科萝藦子属植物,多年生草质藤本。萝藦子全草入药,果可治劳伤、虚弱、腰腿疼痛、缺奶、白带、咳嗽等;根可治跌打、蛇咬、疔疮、瘰疬、阳萎;茎叶可治小儿疳积、疔肿;种毛可止血;汁可除瘊子,茎皮纤维坚韧,还可造人造棉;嫩果可以食用,可谓浑身都是宝。臧腾请李宝贵来,就是想让李宝贵根据他发明的吸棉花机,再发明一个能吸成熟后的萝藦子果实里的白绒毛的机器。原来这位臧腾的父亲臧谊是做床上用品和酒店用品的,并开了一家公司,叫“谊腾纺织公司”,后来想转行用萝藦子毛绒做被子,这种被子可治疗皮肤病和各种关节炎、腰腿疼等症。但因多年来雇佣大量的工人手工摘取萝藦子里的绒毛,真是太费工费力了。待李宝贵听懂了他的意思后,没用几天的时间,一台“电动吸绒机”就制作出来了,这台机器的问世,一下子解决了当地手工摘取萝藦子绒的一大难题,可以说再当地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李宝贵说,这台机器后来还被种植合欢树的人们用在了摘取合欢花上。这项发明,李宝贵没有申请专利,也没有向臧腾索取任何报酬,全当做好事了。而安徽的这位叫臧腾的老板在感激之余,当然也成了李宝贵最真诚的朋友。

但在多年来的发明创造中,李宝贵也遇到了很多不义之人。他向我们说了这样一件事。2013年3月23日,《齐鲁晚报》为他登载了一篇《卧床30年,他搞出60项专利》的报道。报道中提到了他当时正在研制的一种炮兵军用清理器械——“电动擦炮机”,当时经过反复论证和试验成功后,还没来得及申请专利的时候,从济南军区泰安炮兵部队慕名来了一位自称是部队工程师的姓李的军人,他说是看了《齐鲁晚报》的报道才慕名而来的,并说明他主要是想来了解一下“擦炮机”的情况,并希望和能和发明者李宝贵合作,共同开发推广这款对于部队来说最实用的产品。然而,当这位部队工程师拿到李宝贵的“擦炮机”的整个图纸后,他说他需要回部队和领导商议一下具体合作的方案。于是,在憨厚的李宝贵没有丝毫怀疑的情况下,图纸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被这位军人拿走了,并且,这一走却至今杳无音信。一项用了多年的汗水、付出了不知道多少个不眠之夜的发明成果,就这样在光天化日之下被赤裸裸地窃取走了。李宝贵说:“这个人当时为了能让我相信他,还给我留了部队的地址和电话,其实我是能找到他的,但还是那句话,我的身体不行,咱实在没有精力去打官司。据说目前那款电子擦炮机已经正式在部队投入使用了,我没有遗憾,反倒深感欣慰,因为我毕竟还能为部队做出了一份贡献!不过,那个背信弃义的军人工程师肯定是挣了一大笔黑心钱。”李宝贵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显得很坦然。也许正因为他如此的心胸豁达才造就了他的大公无私、为民服务的良好素质吧。

毋庸置疑,李宝贵就是这样一位接地气的慈善发明家。他的每一项发明都没有离开勤劳的人民。在我们的采访就要结束的时候,他笑着问了我们这样一句话:“你们能理解‘不种一分田,收获粮食千万担’意思吗?”就在我们懵懂的时候,他说,他根据目前秋收季节各种大型联合收割机在抢收农作物时造成的浪费现象,目前正在研究发明一种“粮食复收机”,这项发明,旨在从源头上杜绝田间的粮食浪费。说话期间,李宝贵还从被子里顺手拿出了一个简易的粮食复收机的模型演示给我们看。最后,他又补充性地告诉我们说,他围绕节约这一话题正在研究“水从天上滚滚来”和“油从天上滚滚来”的两项科研项目,前者是一项通过制冷原理收取露水还田的装置,后者为通过压缩功能从空气中提取油料的装置。由此也不难看出,李宝贵的发明已逐渐在向更高科技水平迈进!

在这次采访归来的多日里,李宝贵的名字和他那琳琅满目的发明一直在我的脑海里萦绕。我常想,这样一位奇才,为什么至今还过着拮据的生活,并在自己那样一个简陋的农家院里单枪匹马,孤身奋战!如果,他能有一个团队,有一个加工厂,把他自己在炕上艰苦和吃力地实验和制作的时间节省下来,专门让他发明,让别人帮他进行实验和制作,也许会有更多的奇迹出现吧!

截至目前,已整整卧床35年之久的李宝贵共有70多项由国家正式颁发证书的专利发明。说到这里也许有人会质疑,这能是真的吗?一个高位截瘫、整天躺在炕上的人,竟有如此惊人之举?!

然而,这却是一个千真万确的事实。是啊,在我们漫漫的历史长河中,在布满坎坷的人生旅途中,在生活的大风大浪中,总是不乏无数身残志坚的能手、不乏为了自己的理想而执着坚守的强者、不乏为造福人民而忘我的追梦人,在常人不能理解的条件下求索、钻研、拼搏、奉献!——李宝贵,就是这样一位逆境中的跋涉者!

杜宝富  于2018年11月


  和李宝贵老师合影留念

李老师堆满炕头的实验品和各种各样的小零件。

陪伴李老师的笔记本电脑。

李老师向我们展示他的小发明、小制作。

本文已在《无棣大众》报“碣石山文苑”专刊发表。

天津华信机械有限公司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