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家乡历史《老革命书中成土匪 法院判决登报为她恢复名誉》

2019-02-16 08:48:11 / 打印

持有信

/ 晨曦中的合营社区

 第一集 

1

 作者 何小锐 赠送观众书法作品

口述家乡历史 何小锐  

作者介绍

谢谢“口述家乡历史”栏目给我这个机会来讲述我知道的甲高往事,我出生在甲高(1944年底在现在的合营杨柳坪),1至5岁去上海,1949年回甲高倒龙湾,1952年离开倒龙湾去甲高、羊市住过,土地改革时分了田地(在甲高的烂田湾)十一岁去奉中读书,初中毕业还在羊市教过书,后来又分配到县城手工业小学当老师,未去。当时有句俗语:“前世作了恶,才来教小学”。铁了心学建筑当木匠。函授学习了哈工大职工大学土木建筑系教材。在建筑公司工作期间,设计制作了奉节苐一台水泥搅拌机;插秧机,桐籽剝壳机,手摇水泵等。

1964年我母亲下放茶坪大队劳动改造(与全国受迫害的老干部老党员一个模式住牛棚,楼上住人楼下养牛;直到1982年平反。这期间我与生产队、大队、公社、甲高区管我母亲的干部社员打过交道,淳朴的茶坪父老乡亲对我母亲不错,在此感谢关怀过我母亲的乡亲们。

社员乡亲们给我母亲取了个有趣的称呼《客客》;这是文革时期对四类分子最尊重、最朴实、最睿智的命名,全国首创,是茶坪人民天才的创作,应收入文革新创名词条。)1965年我还来甲高修过甲高中学。奉节人都觉得我是一位好木匠,从机械模型家具到古建筑都能上手。后又被调入县机械厂,改革开放转厂时曾大胆承包过罐头厂(未获成功)。后发展原料基地引进柑桔、枇杷良种;停薪留职后在宜昌市伍家岗办养鸡场,为宜昌、奉节成功引进良种鸡,并在奉节掀起了一股家庭养鸡热,也获得了第一桶金。后又造过船,投资煤船运输;成都、武汉、奉节办过装饰广告公司。

退体后住成都;2014年起在四川省博物院当义务讲解员,每一年都获川博十佳义务讲解员称号。还获得过四川省博物院荣誉馆员称号,2018年5月29日华西都市报九版整版登载了我的事迹,还被评为2017年(2018年评2017年的)四川省文化厅典型人物。

由于現在美国女儿家探亲。很多历史资料存在国内。但我还是凭记忆来讲甲高的故事,有错误请大家多批评指正。一句话我是甲高人,本人不在甲高但一生的梦在甲高。( 2019年2月13日)

2

口述家乡历史

缘起

2002年4月30日,《重庆日报》刊登一则致歉声明,奉节党史研究室因名誉侵权,向何可、何恒益、何小锐、何申平等6人赔礼道歉。

甲髙往事很多人都能讲,但因为各自的原因人们不愿讲,或不便讲。我为什么愿意来讲呢?是因为微信公众号新治登过《甲髙几个崽儿搞事--抢火奉节江南》,甲髙微生活转载改题目为《解放初期甲高剿匪始未》的文章。资料来源于《奉节的解放》一书 。

这本书出版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因书中将我母亲(王剑端)描写成土匪,我们便将作者廖政才(党史办)以侵害我毌亲名誉权告上法庭,经法院裁决,被告在重庆日報刊登了赔礼道歉消除影响的通告。第二天重庆法制报在头版末条三版整版、万州日報在头版头条刊登了《一位出生入死的地下党员被奉节的解放一书诬蔑为土匪……》两报作者在报导中阐述了《奉节的解放》一书侵害我毌亲王剑端名誉权的全过程,引起新闻界的震动,这个案子是民告官胜讼的典型案例,被评为当年全国政法系统十大优秀案列之一。说明情况后,公众号新治、甲高微生活分别删除了这两篇文章,很感谢!

因远在美国陪老伴治病,因此回忆稍显粗糙。先讲一下《奉节的解放》一书缘由吧,上世纪90年代,我毌亲的革命历史事迹被“县志办”收入县志人物列传。党史办的主任廖政才同志因通知开会时间的耽误,与县志办的领导产生了矛盾。于是廖政才将手中掌握的一份法院下达给我父亲何锐(天祥)的通知书(不是判决书。通知很矛盾,在案中我父亲是用何锐的名字,而通知提名为何天祥。“因匪首王光钱揭发你参加江南甲高暴动……”。法院很少会把揭发人与线索材料暴露给本人;实则提醒翻案人你去找这方面的证据来澄清你的案子,当时翻案平反都要经过这种多次的反复申述,不是一步到位就会平反翻案成功的;是常例,不是裁决。)为铁证恶意将我父亲、毌亲描述成土匪,将我三舅王光(乾)钱定为匪首。当时我毌亲已平反(国家向当事人认错到歉之意),地、县组织部也下达了(党籍)离休干部的文件。我父亲是1965年以国民党县团级以上人员身份特赦(即政府对你过去无论什罪过都不计较之意)并被选为县政协委员,常务委员(当时被关押后的人员,能选为政府机构领导层的屈指可数,很引人注目。因当时许多冤假借案还待平反,右派还未揭帽)。本来通过协商不打官司就能解决的事。但廖不服,他扬言要以共产党员的权利向中央反映。我们无奈,只好上法庭。我们家人作为原告得多方取证;困难重重,这事过了五十多年,当事人有的去逝,有的不愿牵连在案子中来,有的要县以上介绍信,才出据证明。无奈我们只好请了两位律师一位摄像师组成律师组,持县府介绍信找到了健在的、原甲高(安坪)区剿匪司令、区指导员陈恒之同志。

陈老不但证明、澄清了我毌亲、和父亲不是土匪,还证明王光钱是个耍(傻)公子,没当过土匪,更不是匪首。当时清匪很严,不是一个人说了算,相关人士要经过反复鉴别,政策规定不放走一个坏人,是土匪当时就要槍毙。陈老还谈到了甲高王必待是误杀的,王復初没罪但不是他处理的。

陈老回忆说,王学初确切的说不是匪首;张逐之、王再生、潘俊臣这些社会贤达都想以统战人士对待,保下来。但陈受到了批判,保不了。(我父亲在作地区工作组、农协主任燕汉民秘书时的筆记也记录了这事,此件笔记现在诗城博物馆硬笔书法栏展出。

出证明的还有驻甲高原公安特派员陈吉生同志、原县宣传部长、甲高区委书记(政委)王庸同志。出据中证明了我父母是参加征粮剿匪,没参加过土匪的活动,特别提到我母亲政治上是纯洁的。这些记忆证明材料维护了我父母的名誉。使法院裁定:“县党史办廖政才败讼”。(实际上后来成了县志办与党史办在打官司)。

3

口述家乡历史

感慨

廖政才所著《奉节的解放》一书的内容漏洞百出荒诞无稽,不但极左的词语连篇,还带攻击、诬蔑、侮辱性。如写到:“王丹九之子……王学初……。”王丹久(川东名宿,奉节少有的与孙中山共过事的人、甲高人的偶像;后面在甲高名人篇中将另作介绍)遭惹什么了?你写王学初就行,你还要挖王家的祖坟不是?有些冤案己经被平反,有些没平反的,也不能说他不是冤案。都不要不负责任的把他们写入书中。(写史料的作家对历史人物要起码的尊重,不是写批判文章,更不是写裁决书。这是写作(文人)的基本常识;写史、写志是纠正谬误,还原历史给后人,教育启发后代,称“以史为鉴”。

原万县地区著名的党史作家段开滦、杜子祥对我父母亲都非常尊重,对我们也很欣佩;谈起我父母的历史如数家珍。廖作为一个党史办主任,国家干部应该知道,现在国家不是以阶级斗争为纲的路线,而是转为了改革开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如果一个人的历史作为与地位,用量、级、度来衡量的话;何天祥、王剑端、王復初、王再生、张逐之等都比廖政才高,更不用说王丹久先生了。廖有什么资格来摸黑这些历史人物,古人有句名言“士可杀,不可辱”。因此我觉得廖这人就不适合写党史、任党史办主任。

后来换成陈甫本当主任,代替廖处理侵权案的遗留问题,这些书本应该由法院收回,但陈主任说已经卖完了不好收回来,陈主任对我们态度很诚恳,他也是在为廖政才受过,所以我们没有追案来收回这些书;以上便是廖政才侵权案的始末。

甲高的征粮、暴动、解放军98团的战士(侦察排)和征粮干部牺牲了40多位,他们如果活着都是国家的宝贵财富。(如当时有一位抬担架的战士杨富生同志后来当上了公安局长,任职十余年。

3

口述家乡历史

史鉴

甲高事件对甲高人造成了近三百年来最大的伤害(剿匪时被击毙、被镇压、劳改的及后来戴帽受牵连的上千人)。那年头对甲高人民伤害的太重了,再也受不起伤害了,也敬请那些耍笔杆子的正视历史,讲述真相,不要再伤害甲高人民及其后人了。 

我在采访陈老(陈恒之)时他说:“我对不起甲高人,主政时该杀的不该杀的一共杀了二百多人。对你母亲处理太重《贪污六千万元,其中公粮30万斤,包庇土匪40余名,》1950年总共征粮计划30万斤,完成了50万斤,你这30万斤能运到那里去?是无中生有加在你母亲头上的。包庇土匪一事是你母亲总爱来给甲高老乡说情,使我不好工作,我调你母亲去一铁厂当经理,他不去。所以运动升级时我只好把她打下去。你父亲历史很复杂,但历史很清楚,中央军校的。我们打游击缺军事人材,后打听到你父亲,我们才通过张继麟校长把你父母亲从上海通知回来。能力很强,我把他推荐给工作组燕汉民当秘书。后来当小学校长,办补习班,组织腰鼓队,演白毛女,刘胡兰,比县城搞得还好,我们关系很好,像兄弟一般,什么土匪?大跃进1958年后瞎搞,是我调到成都以后整的。当时甲高杀二百多人也是没有办法,不执行就要受审查,(在我父亲的硬笔书展中也有记载)自有工作组的人去执行”。

后来他做了件有意义的事,凡被镇压的后人,能工作的,都推荐出去工作。如王守䘵、王守璋、曹吉森(县财经委领导干部、经融专家、商业局长,执政时不忘家乡,为甲高人民带来不少福利)等。

但也有例外,如王明阳就没推荐出去工作,还读过革大,他已在重庆工作,是王庸把他从重庆带回来协助王庸的工作,王明阳父亲也遭到镇压。这是另外一个原因;即王庸用的人陈恒之不用,所以王明阳离休要等王庸平反后才得到解决。王庸重用我母亲压我父亲;陈恒之处分我母亲抬举我父亲。陈、王的矛盾表现在用人的关系上。他处理的冤假错案只要当事人或后人找到他,都会积极配合(具体的故事放在后面再给大家细讲)。

他说廖写的书是在结子孙仇(原话录音视频曾在法庭荅辨上播出,廖在法庭上也表态录像非常尊贵,现存奉节法院,)。听一位老干部说,廖政才为讨好陈老,把《奉节的解放》一书(书中很多称颂陈老的段落)请陈老看,陈老接过书来、当作廖政才的面就把书丢到门外去了。陈老认为解放初期甲高暴动是大事件,已有结论。当时处理的就过激过左。廖书中是反右、肃反运动搞逼、供、信得来的资料,更激更左,更不可信。一个写书的要有正义感,廖政才是想出名写书得稿费赚钱,是在结子孙仇。

《奉节的解放》一书作者是杜撰高手;譬如说书中的一个重要人物曹愚之;他青少年时是个什么样人?他和征粮干部的矛盾的起因、为什么要去参加暴乱、他是怎么死的?甲高人很清楚;作者廖却没搞清楚。所以我认为甲高的故事要由甲高人来讲,让甲高人来讨论和批评,还历史本来面目,还不全的能还多少是多少。

4

口述家乡历史

感谢

公众号新治登载了我母亲《王剑端身怀六甲……)这篇文章取材于奉节县志中王剑端的人物传记,是经过几十位偏委审查经得起历史推敲的传记资料。非常感谢对我母亲的记录。我母亲生前对我讲过许多甲高的故事,最有价值的是1852年至1952年止,她听前辈们讲的故事和她懂事后亲身经历的甲高往事;我称为《甲高百年断代留痕》。公众号新治、甲高编辑邀请我出来讲述甲高的故事,我讲的也基本按我母亲的回忆来讲述。不对之处请甲高人多批评、多指正、多补充。

天津华信机械有限公司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