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被压身的姑娘愁嫁了

2018-10-05 06:00:13 / 打印

01

姑娘二十八,赛过牡丹花。往常把这句挂在嘴边的邓老太,如今再也不敢这样说了,因为她的姑娘招娣,不仅愁嫁,简直就是无人敢娶了。

邓老太后悔呀,本来还指望着姑娘,能够给自己的儿子挣点彩礼钱,这下子可好,不仅没能挣回,反而像烫手的山芋,捂不得扔不得。

招娣已经二十八了,在这个城乡结合的大村子里,这样的大姑娘不多见了。招娣长得水灵,尤其是那双眼睛好像会说话,这样的姑娘本来不愁嫁。

只是招娣的父母重男轻女,生完招娣后,发现是个女孩,马上就急不可耐地要了二胎。

上天垂怜,二胎是个男孩,邓老太差点没乐疯,抠门的她破天荒摆了酒席。

邓老太个头不高,身板瘦弱,可干起活来是风风火火,就和她骂大街一样。两者都不逊色,十里八村没人敢惹。

她儿子读小学时,仅仅因为老师罚个站,她就堵在学校门口骂上半小时不重句。

这样刁蛮的女人,却生了优雅娴静的女儿,招娣浅笑嫣然,待人有礼貌。

以至于有人一直怀疑,这姑娘是不是邓老太的姑娘,可是邻居们证实,就是她怀胎十月生的,不早不晚足月。

虽然是亲生的,但未必会像亲生的那样对待。

招娣读书时,成绩一直很好,临要高考前几天,邓老太突然患病躺在家里,水米不进,招娣得信赶回来,想让母亲去医院,可邓老太死活不去,说怕花钱。

招娣的爸爸一生唯唯诺诺,什么也不能做主。

招娣吓坏了,只好请乡里医生看病,抓了好多中药,招娣就在家里熬夜照顾母亲,结果错过了高考。

本来第二年想复读,可邓老太非说儿子也要高考,两个孩子都走会想的,就让招娣再等一年。

而在等的一年里,又让招娣去乡里的饮料厂上班。而她的弟弟不争气,没有考取大学,高职也不肯读,就是游手好闲。

招娣就沦为母亲的挣钱机器。

邓老太就像榨油机,拼命压榨招娣,招娣挣的钱,全部被她用来置房购物,儿子还没有对象,娶亲的大物件已经买得差不多了。

可她还不放过招娣,谁要娶招娣,必须备齐十八万元彩礼钱。

招娣不肯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所以一直僵持着,只要挣钱交家,邓老太也不怎么逼嫁。

02

结果,拖到二十八了,高不成低不就,邓老太着急了,到处托人介绍,终于有人回信了。

有个支书的儿子还没对象,家里不差钱,不仅能拿出十八万彩礼,还能给招娣找个工作。

邓老太乐坏了,颠着脚就和媒人去对方家里谈,当那个支书把存折递给邓老太时,她花着眼睛用了好长时间,才把后面的几个零数清楚。

邓老太立马眉开眼笑,说定了日子就能娶亲,根本就没在意,支书的儿子智商有问题。

招娣知道信时,日子都定好了。

邓老太也怕女儿反悔,马上开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模式,闹腾了好几天。

招娣只好答应了。

然而,就在要娶亲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怪事。

招娣被黄鼠狼压身了,这消息像风一样,迅速传遍乡村的每个角落,一时间就把邓老太搞蒙了。

在这个小地方,人人都知道,如果哪个女人被黄鼠狼压身了,那是肯定嫁不出去的。

因为那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好多年前,这地方曾经发生过一个妇女,因为被黄鼠狼缠上身,衣衫不整,满屯子乱跑,最后撞树而亡。

招娣是怎么招上黄鼠狼的呢,据说是晚上起夜,刚打开门就发现了黄鼠狼,猛地将她扑倒,招娣的尖叫声,惊醒四邻,邻居们跑出来。

在夜色中,看到那只黄鼠狼就站在招娣家的房顶,嘴里似乎叼着什么,于是纷纷拿各种工具去打,结果还没爬上房,黄鼠狼一溜烟没影了。

招娣被叫醒,目光变得呆滞,整个人像没了魂。

邓老太嗷地一声嚎起来。

03

邓老太比谁都清楚,十八万元彩礼瞬间就打水漂了,得漂回去了。

果不其然,那个支书马上谴人要回了存折,邓老太哭得比死了女儿还伤心。

虽然身为父母,但是人与人之间就是有差距的.

在邓老太那里,儿子比天还重要,她是一心希望女儿能时时帮衬儿子,至于女儿过得如何,她又怎么会上心呢。

有些人就是如此愚昧,冥顽不灵。

招娣因为被黄鼠狼缠上了,时而清醒时而呆滞,虽然还没有达到,衣衫不整满大街跑。但是,也是需要有人看着。

邓老太先是跳着脚地把自己的老公骂了一顿,但是也没有什么用。

当下最重要的,是给招娣看病,怎样才能把黄鼠狼缠身给破了。

十里八村的大仙找个遍,都说没弄过。

只有一个不出名的张大仙接了单,过来给看了看说,不行冲个喜吧,就是马上成亲。

邓老太哭天抹泪,我也想把她嫁出去,只是谁肯娶呀。

张大仙说,即使有人肯娶,生辰八字也得对上。也就是说,娶她的人要能降住她,不再让黄鼠狼缠上就可以,否则还是性命不保。

邓老太马上摆了酒招呼张大仙。

张大仙酒足饭饱,坐在那里掐指一算,然后在纸上写下男方的生辰八字。如果碰不到这样的男人,嫁了也会性命不保。

邓老太手里掐着这张纸犯愁了,上哪里去找这个生辰八字的男人呢?找到了人家会娶吗?

张大仙用手一指东南方向,往那个方向找。

邓老太一听,马上就蔫了。

天津华信机械有限公司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