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油茶香,浓浓故乡情

2018-11-01 10:34:37 / 打印

故乡多山,村庄的四周绕着一片片翠绿,散布在弯曲的小道边,那便是故乡的油茶林。生长在屋后矮山上的油茶树枝叶繁茂,像一把把撑开的大伞。无论是万物葱茏的春夏,还是树叶凋零的隆冬, 油茶树总是那么绿,就像一块块墨绿色的翡翠,镶嵌在村前屋后、山头地坡。

01

春天,油茶树上新绿绽放,无限生机在枝头跳动。甜美的百灵,婉啭的画眉,清丽的杜鹃,高吭的竹鸡,将大自然的韵律发挥得淋漓尽致,弹奏得抑扬顿挫。儿时淘气的我,时常呼朋引伴到油茶林里嬉戏,我们一点儿也没有女孩子的矜持与羞涩,利索地爬上低矮、多杈、树干被我们爬得溜光的油茶树,选中某个枝桠,砍下来,再从妈妈那里偷来几根橡皮筋绑上,一个弹弓就做成了。我们手持弹弓,从这棵树追到那棵树,从这片林子追到那片林子,眼睁睁地看着鸟儿在一棵棵树上飞来跳去跟我们捉迷藏,却从来没有弹中过一只小鸟。甚至因为专注于追跑,被树枝挂破了裤子,挨大人的责骂,却总也乐此不疲。童年的生活因此也多了一份充实与快乐。

那时,我们还喜欢到油茶树上去捉金龟子,把它们的一条后腿用线拴住,让它们不停地“嗡嗡”叫着,飞着。玩厌了,再把它们的腿全掰断,看着它们再不能停驻在树上,只有不断地展翅飞翔,我们一个个为自己的恶作剧哈哈大笑。最有趣的要数螳螂了,我们那时候把它叫做“毛老虎”,有时我们发现了它们,就在它们前面点一根香,它们会奋不顾身地爬过去,在香火上把自己的前腿烤着自己吃。我们那个乐啊,稚嫩的笑声惊醒了油茶林的每一个清晨与黄昏,摇碎了苍翠的绿叶间几缕娇羞的阳光……

02

金秋十月,故乡漫山遍野的油茶树上便争先恐后、赶趟儿似的开满了花儿。白色的花、翠绿的叶、裹着轻纱般的薄雾,在晨曦中绘制出世界上最和谐的画卷。太阳懒懒地爬上山坡,远远望去,到处是油茶花的海洋;走近一瞧,白色的瓣,淡黄的蕊,被霜露冲洗后,鲜嫩欲滴,素净中透着些许活泼,娇羞中又流露出几许顽皮,像极了一张张少女的脸。起风了,花儿就像童话中的小精灵,在枝头翩翩起舞,又如碧空里的星星调皮地眨着眼睛。一股股沁人心脾的清香迎面扑来,这时的空气,也好象在甜润的香味儿中发酵过。这时,沐浴着浓郁的花香,凝视着花间嘤嘤嗡嗡忙个不停的蜜蜂的身影,你会神清气爽、心胸坦然,不知不觉地便沉迷和陶醉了。

年少的我们,在尽情享受花香的同时,也没忘记“犒赏”我们的小馋嘴。随手找一根蕨杆儿,折断了,把中间的木质部分抽出来,就成了一根天然的吸管儿。把吸管插进任一朵油茶花儿的蕊里,轻轻一吸,就有蜜汁儿一直甜到心窝里。也有偷懒不要吸管的伙伴儿,直接就把嘴凑到花蕊中吮吸花蜜的,弄不好就被蜜蜂儿蛰个正着,鼻红脸肿,连带着满脸的花粉儿,让大人们哭笑不得。

03

田野里,水稻是故乡人的命根子;山坡上,油茶树却是他们的宝贝宠儿。生在山野、长在山野的油茶果,汲取着雨露的滋润,承受着阳光的滋养,在霜降前后成熟了。一串串李子大小的油茶果密密匝匝地挂满了枝头,沉甸甸地压弯了树腰。油茶果的颜色各不相同,有土黄色的,有赭黄色的,还有草绿间透着淡胭脂色的,油亮亮的果皮在阳光下泛着金属般的光泽。

摘茶子,在故乡是一项绝不亚于收禾和莳田的重大农事活动。摘油茶果的工具是不可缺少的,背篓、箩筐、镰刀……都被从角落里找了出来,一切收拾停当。在某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村民们便挑着箩筐,领着孩子,浩浩荡荡进山去摘油茶果。于是,寂寞的油茶林便开始变得热闹起来。大姑娘、小媳妇,胖大婶、瘦小叔,一边娴熟、利落地摘着油茶果,一边大声、兴奋地谈论自家的收成,亦或一些乡野趣事,毫不避讳张家长,李家短。说到兴起,嗓门好的还会吼上几句自编的山歌。那歌声在山谷里打了好几个转,在弯弯的小路上悠悠地回荡,传得很远很远。而那时年少的我们,是没有耐心帮着摘油茶果的,三五成群爬上树顶,骑在枝丫上,晃悠晃悠地荡秋千,或者像猴子一样,从这棵树吊到那棵树。歌声、笑声、尖叫声,奏出一曲丰收协奏曲。

04

家家户户的晒谷坪上,不久就都堆起了一座座小山似的油茶果堆儿来,满村子都是油茶果的清香。这时的油茶果很容易让人一见“倾心”。如果你禁不住诱惑拿起一个就啃的话,它会笑你,笑你“不识庐山真面目”,会用满嘴的青涩来“处罚”你。大约两三天以后,沤过的油茶果外皮会相继裂开,露出大小不一、乌黑发亮的籽儿。随手捡起一个油茶果,你一定会惊叹造物主的睿智与神奇:那些籽核,紧紧地挨在一起,却又丝毫不显得臃肿,一粒粒都显得那么成熟、那么自信!一颗颗籽核又构成一个和谐、完美的统一体!有经验的老农只要瓣开籽核,用两个手指轻轻一捏那金灿灿、嫩生生的肉儿,根据手指间油腻的程度便能八九不离十地判断出其出油率。

接下来,油茶果便会被移放到通风、干燥的地方,慢慢地被风干。村子里的男女老少又开始忙活起来,午后的暖阳下,他们搬一条小板凳,坐在自家的禾坪上,将油茶果开裂的外皮掰去,只留下黑褐色的核。随着身旁的油茶果籽儿越堆越高,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满足的笑容。

05

真正香气四溢的时候是在榨茶油的时候。那时候,我常跟随父母去离家五里外的榨油坊榨茶油。往往是还不等天亮,就打着手电筒,挑着茶籽、柴火、油壶和犒劳榨油师傅的荤菜,扁担的两头乐悠悠地跳跃,有节奏地“吱吱呀呀”地唱着,为的是抢在别人前面打头榨。

一架巨大的木制榨油机横卧在榨油房的一头,榨油机的一头塞着几根油亮的木楔,房屋正中的房梁上,悬着一根巨大的油锤。榨坊老板手脚麻利地将茶籽放入焙筒里用火焙干,再往大碾槽里一倒,拔起水碓闸门,将茶籽碾得粉碎后,上甑、包枯、上榨,几个光着脊背的汉子齐声喊着“嗨——哟——”的号子,油锤被高高地荡起来,一下一下结结实实地撞击在木楔上,于是,那大榨筒下的漏油口便“嘀嘀嗒嗒”唱着歌儿,泉水般流下金黄澄亮、香气四溢的茶油,油坊里便腾起一股浓郁的、沁入心脾的油香。

榨油回家以后,家家户户会换着花样儿用茶油炸小食品,炸田鸡、眉毛酥、豆油饼……一个比一个的手儿巧,一家比一家的花样多。金灿灿的颜色、香喷喷的味儿,现在想起来,还让我垂涎欲滴。

06

更快乐的是用茶枯(榨油后的油茶渣做成的饼)去药鱼。天气还不太冷的时候,几个壮小伙子约好了,从各自家里拿一两块茶枯,集中放到一块,抡起锤子锤碎了,装到木桶里。然后轮流挑到几里外的小溪——这时候基本都是枯水期,溪里没多少水,把碎茶枯一路撒过去。没多久,就有大大小小的鱼儿翻了肚皮浮出水面。大家提着桶子,左一条,右一条地捡鱼,白花花的鱼儿很快就装了满满一桶。只要跟着去了,无论大人小孩,也无论是否下水捡了,大家绝不让你空手而归。我们小孩也顾不上擦一下流到嘴边的鼻涕,在岸上屁颠屁颠地跑过来跑过去,“这里有一条”“那里还有一条”,大声地叫着,其兴奋程度,毫不亚于自己捡到了宝贝。甚至有一次,我兴奋过度,竟忘记自己是穿着鞋的,一脚就跳进了溪里。尽管事后挨了妈妈一顿臭骂,依然高兴不已,每次去药鱼都跟着一路小跑去。

07

油茶花开,开了一季又一季;茶油飘香,香了一年又一年。故乡的油茶,惦忆着沧桑的过去,哺育出几多乡人,如今又传递着家乡进步的消息,透露着家乡富裕的声音。

是啊,故乡虽已不再吟唱千年不变的古老歌谣,但悠悠油茶香,酽酽故乡情。多少年来,我一直把故乡的油茶树作为自己的精神支柱,全力追求着自己的人生目标,在平凡中坦然地生存、尽心地奉献!

故乡的油茶呵,你总是让我做着油绿的、喷香的梦!你的清香已弥漫了我的整个世界!你的芬芳将永远停驻在我的心间!油茶花开的故乡哟,你将永远令我神往!

天津华信机械有限公司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