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溪县的合会与买子会,买子会的社会危害巨大:后期刑拘26人,判刑5人,退还会款近百万余元

2019-02-01 09:42:20 / 打印

合会是民间旧的金融合作形式。1949年以前,贫苦民众或因发展生产或因天灾人祸,求借无门,于是凭借平素的人格信用向亲友申述需钱款的理由数目,请求给予资助。如获得足够的人数同意,则合成一会,故称合会。这种合作形式,传说因王安石推行青苗法,设置因利贷款局,得益的仅限城市郊区。于是僻地农民便自谋解决办法,组织变相的因利贷款体系。从此,合会逐渐遍及全国各地并由农村引入城镇。凡10家以上的村庄,几乎都有这种组织。至于合会组织人数的多少,集会金额的大小以及期限和利率的长短高低,均随会首的需要程度与会脚协商而定。一般借款期较长,在旧式农村金融业中是绝无仅有的,最长的达12年之久,最短的也有5个月,一般都在7年以上。其借款利率以年利三分的为最高,年利2分的占多数,年利率九厘的为最低,也有无息的。

金溪的合会,演变到20世纪80年代成了买子会。

买子会最早产生于浒湾镇,是一种特殊形式的社会信用活动方式,具有社会集资和高利贷的双重性质,它的起源可追溯到20世纪三十年代,迄今已有70年的历史。在其漫长的发展过程中,曾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即:雏形期(互助会)。互助会只在亲朋好友之间发生往来,当其中的某些人在经济上发生困难时,大家就会互帮互助,帮穷扶贫。并不以盈利为目的,突出互助的特点。这个时期较为漫长,一直延续到20世纪80年代初期。第二阶段是兑变期,即由互助会演变为买子会。此段时期,个体私营经济得到了迅猛的发展,人们对资金需求量增大,而个体工商户在银行的贷款又相对有限。为在短时期内筹集急需的资金,于是产生了向私人借贷的行为。而手头上有资金的人又一时找不到投资的地方,于是多方为利达成了买子会的利润协议。20世纪90年代初,发展规模较小,范围不大。第三阶段是蔓延期,即由小规模、小范围发展成大规模、大范围,且冇愈演愈烈之势。90年代末,人们投资意识普遍增强,物价下跌,存款利率多次下调,推动了买子会的壮大。这时其互助性已荡然无存,已演变更为恶性的高利贷,蔓延到何源、左坊、珊城、琉璃等地组织结构。由一名会主和若干会员组成。会主应具备的条件是:知名度较高,经济实力较强,良好的社会信誉。他负责收取每期会员交纳的买子会会费,然后转交给买主。如果有会员赖账,接会时的会费则由会主承担。会主还负责审查考察会员。会员应具备的基本条件是:对会主的综合实力有一定的了解和信任,有固定的收入,没有过劣迹,待人诚恳、厚道。一般会吸收40~80人员加入此会,时间周期为2~5年。

分布和融资情况:虽然它发源于浒湾镇,但经历了漫长的历史时期后,它已扩展到县城等地。以县城规模最大,其他乡不同程度也有这种行为。据1997年调査数据,浒湾镇就有42期买子会,每次个人会费以200元计算,成员48人,年累计发生额为483万元,其资金流通量相当可观。这些资金的流向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个体工商户用于买车、买剥壳机、进货等。二是用来建房、婚丧娶嫁。三是将接到的会费,重新投入到买子会中,长期投机,以期望更高的利润,名曰以会养会。

发展趋势:买子会最初是社会上互为亲朋好友之间的经济往来,继而发展到个体工商户之间,后来发展到部分工薪阶层甚至还有极少数的金融界的人员参加,人员之多,大有全民皆兵之势。会费扩大,入会动机不良。会费由原来的100~200元逐步扩展到400~600元。有些人整天不务正业,多会齐下,潜心钻研,以期暴利。组织机构急剧蔓延。有些人异地入会,1999年发展成上千个买子会,会民已不下3万人。

风险和对社会的危害:虽然,买子会的章程中有所谓约法三章的乡规民约,但还是无济于事。据调査,浒湾镇在1998~2000年有1名会主和5名会员逃会,损失金额达20多万元。因此,买子会又被称为“拐子会”。买子会的存在,从某种角度来看,有其社会融资的功效,对个体私营经济的发展起到了促进作用。但由于该组织的形式具有一定的随意性,会主与会员仅凭第一感观的认识,没作深入细致的调查,况且资金的运作具有极大的隐蔽性,有丰厚的利润可图,和地下钱庄无分别,潜在着巨大的金融风险,具有巨大的社会危害。

买子会无资产风险抵押,无可靠的保障。人员膨胀,不便管理,且时间跨度大。浒湾一会员携款金额高达7万元外逃,一直杳无音信。浒湾洲头上的一个会主,收了别人交来的会费,不交给接会者,却用于赌博。结果把钱输得精光,因无法向会员交代而服毒自尽。买子会潜在的风险,影响甚至严重危及到地方社会秩序的稳定,扰乱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扰乱金融秩序,冲击了当地金融事业的发展。

2002年,县委成立金溪民间买子会专项治理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至2003年,共接待群众来访300余起,5000余人次,查明会头361人,其中单位干职工及配偶76人,会员约2.8万人。已刑事拘留26人,其中判刑5人,退还会款近百万余元。由于处理问题太急,全县会员还是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

天津华信机械有限公司栏目导航